• <dd id="hfoq4"></dd>
    <progress id="hfoq4"><pre id="hfoq4"></pre></progress>

    <em id="hfoq4"></em><rp id="hfoq4"><acronym id="hfoq4"><input id="hfoq4"></input></acronym></rp>

      看了《中國新說唱》三年,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

      今天的文章開始之前,我先跟大家分享一個笑話:

      “在日本,說唱就是小眾文化,玩玩爵士還行,上不了臺面。韓國搞了個《SMTM》,還不是靠著偶像和娛樂產業,一點兒也不real。”

      “臺灣、香港更別提了,屁大的地方能有多大號召力,你看臺灣被diss都沒人能反擊,都吃著過去的老本呢,熱狗現在出的歌,幾首能聽?新人都他么學蛋堡。”

      “我跟你說,除了美國,Hip-Hop還得看大陸的,紅花會、說唱會館、N/U他們,哪個不吊?”

      這段笑話來自我,大概在四五年前,我和我的朋友關于世界Hip-Hop形式,就有了一個如此清晰的判斷。現在看來,除了香港和臺灣,其余純屬放屁。

      看了《中國新說唱》三年,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

      不只是我,很多當時我在rap吧認識的朋友,都曾跟我下過相似的判斷,當時中文Hip-Hop蓬勃發展,相信不久之后就能走上臺面。但很可惜,直到《中國有嘻哈》,中文說唱才第一次走上大眾的視野。

      但是,在節目播出之后,中文說唱關于這個節目是否能代表中文說唱,以及中文說唱到底路在何方,成了大家關注的焦點。

      昨天,我忍著對于車澈的吐槽,聽了馬俊在刺猬電臺對于車澈的采訪,在采訪里,車澈說明了他對于《中國新說唱》這個節目的一些反思。

      聽完之后,我開始思考,很長時間里,我的同行們,包括我自己在內,攻擊《中國新說唱》似乎已經成為了我們自保的一種武器,而這個節目,和我們自己,到底出了什么問題呢?

      看了《中國新說唱》三年,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

      我們想要一個怎么樣的說唱節目?

      在刺猬電臺的節目里,車澈說道節目本身是在一個半失控的狀態下做出來的,很多內容來自于選手對于節目規則的反應。

      上面這張圖,很多人都看過,這也是大多數普通人,對于《中國有嘻哈》的直接觀感。在這個節目之前,絕大多數人對于“中國說唱”這四個字,可能第一反應也就是周杰倫的《雙節棍》。

      而《中國有嘻哈》帶來了太多新鮮玩意兒:奇裝異服的rapper、freestyle、battle、diss等一大堆新鮮詞兒、還有rapper之間的私人恩怨。

      看了《中國新說唱》三年,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

      很可能的一個原因是:節目組也并不知道中文說唱到底是什么。很遺憾的是,就算你是一個資深的中文說唱從業者,你也很難給出這個問題的答案。

      前兩天我看到北方公園的一篇文章,木村拓周分析了文化圈在面對嘻哈的時候,一方面在商業上迎合,另一方面從文化上批判。

      我反思了一下,這個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節目組和參加節目的rapper們,只能通過不斷試錯,挑逗大眾的神經,讓他們對中文說唱,有一個大致的概念。

      現在大家看到rapper的裝扮不再詫異,不再覺得我們是一群瘋子,也許這才是節目對于中文說唱的最大貢獻。

      看了《中國新說唱》三年,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

      有沒有通過一個節目,讓整個文化進入大眾視野并且取得成功的案例?

      當然是有的,韓國說唱就是這么依靠節目走上正軌的,和大家想象的有一些出入,韓國說唱之所以能夠走上正軌,是因為他們的流行的偶像文化里,早就注入了Hip-Hop的元素。

      通過他們強大的娛樂工業,你能夠看到出成群結隊的Idol們,不斷在他們的歌里融入Hip-Hop的曲風,你可以說這不是real?Hip-Hop,但不能否認這些Idol的出現,加大了Hip-Hop在韓國老百姓心中的認知。

      看了《中國新說唱》三年,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

      早在2006年就出道的Hip-Hop男團 BIG BANG

      早在2000年時,制作《SMTM》的Mnet音樂電視臺就曾嘗試制作這類概念的綜藝節目《Hip-Hop the Vibe》。

      雖然當時沒能取得成功,但資本控制下的韓國媒體,熟稔Hip-Hop在美國的發展勢頭,從來沒有停止過嘗試。

      不要以為《SMTM》沒有惡魔剪輯,在這一點上,愛奇藝反而模仿的像模像樣。在前幾季的時候,因為惡意想要挑起主流和地下的矛盾(是不是很熟悉,其實《樂隊的夏天》也有這么做》)。這個節目沒少受到韓國主流媒體的詬病,審查部門也沒少開出罰單。

      那么既然惡魔剪輯不是導致節目難看的主要因素,那么問題出在哪里呢?

      看了《中國新說唱》三年,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

      歸根溯源,還在整個產業的完整度上。《SMTM》幕后有上百個音樂制作人在為rapper們提供各種服務。從beat到混音再到各種溝通,都十分成熟。

      而中文說唱能否找出100位有足夠經驗的制作人,似乎都還是一個問題。拿最有名的Mai和老道來說,他們能夠出圈,似乎還是這兩年才有的事情。

      節目之后,韓國出名的rapper能夠得到整個娛樂產業的全面傾斜,從而制作出更好的作品。而我們出名的rapper往往已經是在天花板上,能夠不退步,已經難能可貴。

      另一方面,由于音樂產業的成熟,《SMTM》的節目組,也非常懂Hip-Hop。

      SMTM第四季里的采訪中,就有明星制作人提到,節目組聽遍所有beat,對Hip-Hop類型的熟悉程度堪比專業音樂人。

      看了《中國新說唱》三年,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

      沒有“偶像”的中文說唱

      那么既然在產業層面上,一下無法解決這個問題,那么節目還有沒有可能做好看呢?

      其實是可以的,這個暑假除了《中國新說唱》外,愛奇藝的另一檔節目《樂隊的夏天》也大受好評。

      從節目效果上來看,他們也有一些魔鬼剪輯的問題在,但為什么不像《中國新說唱》一樣的嚴重?

      看看超級樂迷的陣容就知道:馬東、高曉松、張亞東、喬杉、吳青峰、歐陽娜娜,兩個文化名人,三個資深音樂人,再加上兩個活躍氣氛的。除了張亞東之外,他們本身對大眾的影響力,甚至超出了“中國搖滾”這四個字的影響力。

      反觀我們的節目里,找齊四個制作人,已經是非常困難的問題了。

      看了《中國新說唱》三年,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

      而這個問題的癥結在:我們始終沒有能夠出圈的KOL。

      在美國,Hip-Hop有2Pac等一系列平民ICON,他們在黑人平權的汪洋大海中成為了標志性人物。

      提到中國搖滾,你也能說出崔健、魔巖三杰這樣足以影響社會的人物。或者搖滾樂迷不太看得起的汪峰,都在大眾眼里有很高的知名度。

      而Hip-Hop在中國從沒有能夠達到如此的高度。唯一有可能的是周杰倫,但他更多的,還是代表著中文R&B的高度。

      “出圈”的音樂就更數不勝數了,你很難找到一首中文說唱,能有汪峰《春天里》那么高的傳唱度。

      看了《中國新說唱》三年,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

      整個產業鏈的缺位,在《中國有嘻哈》之后,帶來的還有內卷。

      許多自詡專業的說唱樂迷,他們也往往只是在喊陰三兒牛逼、幼殺牛逼、宋岳庭牛逼這樣的口號。進一步的演化就是,越堅持自己,吃不上飯,并且如果都吃不上飯,就說明大家都牛逼。

      我并沒有說這些前輩不牛逼,他們在各自的時代,都創造了極大的成就,但除了陰三兒之外,少有能夠對圈外造成影響的地方。在那些時候,圈內人認為他們能代表中文說唱,但圈外人往往還一臉蒙蔽。

      這就又回到開頭的問題:“什么是中文說唱?”美國人回答2Pac,韓國人回答JayPark,我回答不了這個問題。

      看了《中國新說唱》三年,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

      更為糟糕的說唱媒體

      最后,我想吐槽一下自己,看《樂隊的夏天》的時候,我非常羨慕里面超級樂迷和專業樂迷的爭論。

      平心而論,我自己并非rapper,也并非制作人,只是憑借自己的熱愛,努力去聽更多類型的Hip-Hop音樂,熟悉新的Hip-Hop風格。

      在沒有做新媒體之前,每當我想了解更多的時候,我只有手邊一本2013年的《嘻哈美國》來進行參考。

      當然,現在我想要了解一些東西,可以去請教朋友圈里的制作人和rapper,他們都很友善。但可以說,如果《中國新說唱》有專業樂迷并且邀請我去,我沒有臉當那個“專業樂迷”并指手畫腳。

      看了《中國新說唱》三年,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

      因為我不能像搖滾樂迷一樣,從技術角度和編曲角度給rapper專業建議。

      說唱樂在技術層面上不復雜,區分下來就是flow、beat、歌詞的組合。flow方面,我目前還沒有看到哪一個媒體人能夠準確而優雅的用文字進行描述,這個問題上,我和我的同行們恐怕都太過失職。

      編曲方面,倒是唯一能系統學習的部分,Youtube上也不乏這方面的教材,但就算是搖滾樂,網上也很少有樂評人從專業角度分析。

      原因在于,你費盡心思說了某個地方的snare加的多么巧妙,對于大家好像啥也沒說,參考紙博士的一些樂評文章,每次看完之后我都是下面這個表情。

      看了《中國新說唱》三年,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

      需要承認的是,雖然有一些搖滾迷應該也不太懂樂理,但他們往往能用出色的文學修養,從搖滾樂詩一樣的歌詞中,進行揣摩,解讀出不同層次的豐富內涵。

      而說唱音樂歌詞,往往通俗易懂,就像杜甫為了讓自己的詩好懂,先寫給對門的老奶奶看。除非中文說唱聽眾是個日本老奶奶,不然應該也不用我這個二把刀翻譯在中間畫蛇添足。

      由于標準的欠缺,我現在越來越不敢妄自對一首音樂下判斷,我覺得這是對于創作者辛勤創作的不尊重,哪怕這首歌在很多人看來并不咋地。

      比如一個簡單的問題:

      從音樂層面上說,《暴扣》比《野狼disco》差在哪?

      我前兩天讓初曉在朋友圈問了這個問題,看上去好像很簡單,似乎看過節目的人都能回答上來,但是你仔細一想,好像又不是很容易評判。

      所以我只能盡量讓自己介紹rapper的文章更客觀一些,多去問問他們本人的建議和看法。我不知道有多少同行敢打著包票說自己很專業,但具體到我,是很愧赧的。

      話又說回來,我們這些只比普通歌迷多聽了一些歌的“大佬”,還真就莫名其妙的代表了這個行業,在這里并沒有多少油水可撈。同類型的電商號收入要高我們好幾倍,認識幾個rapper也并不能算什么資源和人脈。

      如果不是因為熱愛,誰他媽會做說唱自媒體呢?

      看了《中國新說唱》三年,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

      我常常在想,也許在某個平行時空里,并沒有《中國有嘻哈》,Hip-Hop也沒有在一夜之間大火。

      所有的新生代rapper跟他們的前輩一樣,在網吧或者家里用著廉價的錄音設備和手機,在快手和抖音上發布他們的作品。

      GAI、PG One們也沒有賺到錢,他們或是徹底離開了這個圈子去討生活,或是在某次掃毒或凈網行動中被一網打盡,成為我上班路上的一個新聞,并在之后短時間內被徹底遺忘。

      唯一不同的,是那個時空里的rapper都窮,都real。

      看了《中國新說唱》三年,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

      本來我想讓這篇文章就此戛然而止,但如果是這樣,那未免對自己太過殘忍,這只是我做說唱自媒體兩年來的焦慮,并想把這些焦慮分享給你們。

      最后,我想給大家分享一個我很喜歡的臺詞:

      “沒有人經得起別人的挑剔,一塵不染的事情是沒有的,我們每天都在吸進灰塵,但不妨礙我們做的好一點啊。”

      撰稿&排版 | Zerggie 圖片 | 來源于網絡

      原文始發于微信公眾號(押韻詩人):看了《中國新說唱》三年,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

      本文由來源 押韻詩人,由 HiTao 整理編輯,其版權均為 押韻詩人 所有,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 嘻哈中國 對觀點贊同或支持。如需轉載,請注明文章來源。
      28

      評論:

      1 條評論,訪客:1 條,站長:0 條

      0%好評

      • 好評:(0%)
      • 中評:(0%)
      • 差評:(0%)
      1. 別跟我爭東西海岸了我cnm
        別跟我爭東西海岸了我cnm發布于: 

        中國說唱想崛起先讓xsc放棄抄襲smtm的賽制和歌 還有傻逼飯圈無腦粉絲明知道是抄襲還跪舔

      發表評論

      经典AV视频在线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