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hfoq4"></dd>
    <progress id="hfoq4"><pre id="hfoq4"></pre></progress>

    <em id="hfoq4"></em><rp id="hfoq4"><acronym id="hfoq4"><input id="hfoq4"></input></acronym></rp>

      日本知名舞者Issei“道歉事件”之后,這個問題值得思考

      昨 日“ISSEI道歉事件”刷屏街舞圈,在譴責和要求道歉之后,鮮有提出針對此類事件背后的思考。例如:“對方道歉之后,我們還能做些什么?”“我們如何讓更多國際友人避免踩雷?”

      以下來自知乎@小西天浪味仙?關于“如何看待日本知名舞者ISSEI發IG,隨后刪帖道歉?”的回答甚是贊同,經作者同意,遂分享之:

      目前看來【街舞醬】、【街舞足跡】的文章已經非常客觀了,我再補充一些個人的想法。

      我的態度是:“這件事一定是非常不得體的,尤其是在70年國慶這天,用這個對中國人無比沉痛、恥辱的詞,Issei理應吸取教訓、受到懲罰,但這件事背后的原因我們暫時還不要妄下定論最好。”

      首先,關于“支那”這個詞的來歷,街舞足跡已經科普得比較清楚了。

      的確是這么回事:今天大家所習慣的China,詞源其實是Cina,而Cina的原義其實不是今天大家以為的”瓷器“、“絲綢”,而是“秦”,這一點已經有很多文獻、研究可以支撐了。

      Issei
      節選自公眾號:街舞足跡

      至于你問為什么秦qín讀成了cina,我只能告訴你現代普通話和上古音差別不是一般地大,有興趣可以去b站找找用上古擬音讀的《詩經》是個什么樣子,一定會大吃一驚。

      直到今天,受這個詞源的影響,歐洲很多意大利語族、日耳曼語族、羅曼語族的語言在稱呼“中國”時仍然保留著非常近似“支那”的讀音,例如法語、意大利語,都是/t?ina/。從這個發音出發,“中國”如果要音譯的話,自然而然應當翻譯為“支那”。

      不難看到,“支那”這個詞最初是不帶有任何侮辱性意義的,只是簡簡單單的國名的音譯,跟我們當初叫法蘭西、英吉利一回事。

      中國自己曾經面對世界各國時,需要一個超越朝代(也就是當時的大清)的正式稱呼,于是選擇以當時世界廣泛稱呼我們的“支那”自稱。這個稱呼到了民國正式被中國官方廢除,因為“支那”這個詞的讀音非常近似日語里的“死”,覺得非常不太妥帖。從那時起我們的正式稱呼都是“中國”,只是當時是“中華民國”。

      中日戰爭爆發后,日本重新開始使用“支那”稱呼中國,因為如上文所說,這個詞與一些意義不良的詞音近,故意這么說就是擺明了要來惡心你,侮辱、歧視的含義清清楚楚,從這個詞也衍生出一些常見的侮辱性搭配,例如“支那豬”、“支那賤畜”。

      從那時起,結合著包括南京大屠殺在內的慘痛的歷史,“支那”成了插在中國人民心口的一把刀,現在都沒個拔出、愈合,仍在淌著血。

      Issei
      節選自公眾號:街舞足跡

      以上我們可以看出:“支那”這個稱呼經歷了一個從中性到貶義的過程,而且不光是貶義,近乎是我們這個民族最不允許觸碰的傷痛。

      所以我說:Issei使用這個詞,無論是出于無心還是有意,都理應受到懲罰。尤其還是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這一天,更是不合時宜——這是我們的底線,絕不容觸碰。

      這實質上是個跨文化交際的問題——雖然現在出國、跨文化接觸越來越頻繁,但必須承認大部分人的跨文化意識還是非常薄弱、近乎沒有的。例如最簡單的,對于一些國家的用語禁忌必須提前了解、有意規避,這是最起碼的尊重:如果說Issei是知法犯法使用“支那”,那其丑陋的嘴臉便昭然若揭;如果是在不知道情況下的誤用,那的確就是跨文化意識不行,進而可以發散到缺乏教養也未嘗不可。

      那我為什么說我們應該保持理性客觀,不要妄下定論呢?因為我覺得很有可能他真的不知道這個詞有侮辱意義。

      我很早前就出于好奇針對這個問題專門問過我的意大利語老師:知不知道“支那”對于中國人而言帶有侮辱性意義?他說他很長一段時間里稱呼中國都是“支那”,因為這理所當然就是中國的音譯(意大利語里的“中國”發音就是/t?ina/,他們不用China這個說法的),在他們看來沒有任何不妥,直到他來到中國才被人警告說千萬不能再用“支那”稱呼中國了,他不知道前還為大家的敵意感到莫名其妙。

      那Issei作為將“支那”用于侮辱意義的國家、民族的一員,是不是理應知道這個詞不好的意思?個人覺得不一定:

      首先,日本官方是已經廢除、禁止使用這個提法的;

      第二,歷史教育的問題。我們深深知道歷史教育對于一個人世界觀搭建的重要性,而歷史教育從來是以自身為中心展開的,很難做到真正的客觀,必定會有傾向地保留、刪節一些在他人看來必不可少的內容。就如這次香港事件,很大程度上就是歷史教育的問題。我沒看過日本教材,但我想大概率不會出現類似“我們曾用支那稱呼、羞辱中國”的提法;

      第三,有些我們覺得的“常識”,對于一些人可能真的不是常識。我本科時曾做過一次街采,內容是我們鄰國如日本、韓國、俄羅斯國內的一些重要知識或者說常識,去校園里隨便采訪來往的學生,大家的回答情況慘不忍睹,過八成的人正確率不足15%——這還是全中國受教育程度前5%的人群的情況,更多數人什么情況就不必多說了吧,于是那次作業我的其中一句結語便是:“很多‘常識’其實不過是種錯覺”。甚至完全可以說,相隔不遠的兩代人,一代人的記憶、常識,下一代人很可能一無所知,例如90后沒多少人能真正了解一星半點80年代一系列構建了外部世界對我們印象的大事件——我出國時,很多外國人反而很好奇這些歷史,認為這是我們國家的年輕人理所應當知道的常識,但是我們只是相隔十幾年,卻近乎一無所知——這又是歷史教育與輿論引導的問題。

      沒人是上帝視角,“理所應當”應該知道任何事,一些在我們看來非常重要、不應該不知道的事,一些人由于輿論、歷史、教育的原因,就真的不知道。

      筆者本人就有過相關經歷。我深深記得曾經的人教版英語教科書上,出現了“Negro”這個詞,并且中文翻譯僅僅是“黑人"而已,老師也沒有進一步指出這個詞是不恰當的,因為事實上negro更多指黑鬼、黑奴,對應的是奴隸制盛行、黑人連牲畜都不如的那段歷史——因為教材沒說、老師也沒說,所以那時的我并不知道它原來還有這層意思。直到初中時,有次跟一位黑人外教聊天時用到了negro這個詞,看到他強忍著不要打我的表情、幾次深呼吸克制自己情緒的樣子,我才知道:原來這個詞有不好的意思。后來才知道,negro不好的意義“近乎常識”——但我那時的確就是沒有這個“常識”啊。

      再舉個例子,筆者在美國學習時,曾經做了一條西班牙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的新聞片。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我所采訪的西班牙師生都理所應當覺得加泰羅尼亞是西班牙的一個自治省,不能分裂、獨立,國家應該完整,但是他們又理所應當地覺得臺灣就應該獨立——因為他們所受的教育、輿論引導所構建的“常識"中,臺灣一直都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反而中國成了一個蠻橫的惡霸。或許我們會覺得“一個中國”、“臺灣問題”、“香港問題”的始末難道不是常識嗎?難道不是像前段時間在香港機場怒懟廢青的外國大叔所說的:“全世界都知道香港是中國的香港”?怎么可能覺得臺灣是個國家?——對不起,對于很多人而言“臺灣是國家”才是他們所接受的教育、輿論所構建的常識。

      這就是我說的跨文化交際了——跨文化語境中我們很難妄自揣度一件事究竟是不是“常識”,因此由此引發的矛盾我們更應該理性地判斷、冷靜地處理。

      結合著Issei這件事,我不經在想:我當時真不知道negro原來有不好的意思,我就以為它是黑人的意思,沒有任何不妥,但要是我出國這么說了,被人一頓毒打了,我也無話可說——畢竟我罵了、侮辱了別人是實實在在的,尤其現在美國政治正確風頭正盛,就像我們今天民族主義抬頭——只能說我命不好。其實應該怪教材、其次應該怪我老師,最不應該怪的就是我,但我也很無奈呀。

      我以上的內容沒有任何洗地的成分。畢竟我說了我們還不確定Issei到底知不知道,所以我們不妨叫他“薛定諤的Issei”。

      不論如何,Issei觸碰了絕對不能碰的雷區,實實在在讓我們廣大中國舞者感到不適,尤其你說作為“客人“受邀來到中國,更應謹言慎行,他已經經受了教訓、懲罰,也已經公開致歉,而且態度很算誠懇。這一層面,毋庸置疑。

      更深一層地批判我覺得大家就應當克制了,至少在這件事更深一層水落石出前,建議最好不要隨便上綱上線。因為我發現在前幾篇文章的評論區中,大家已經有些被憤怒沖暈了頭,所說的內容也離事件本身越來越遠、越來越不可控。大家也一口咬死他一定是知法犯法,故意這么說的——按這個邏輯推導,相信我說出Negro時,大家一定也是這么認為的吧,畢竟我不光會說,還能拼對,一定是明知故犯、罪大惡極了。

      我們國家日漸富強,從21世紀初的迷茫、懷疑、彌漫著的逆向民族主義,到今天“來生還在種花家”的民族主義大爆發,大家的態度簡直是180度大反轉,我們簡直難以相信這是同一群人在不到二十年里的兩種態度。

      我一直認為,時代總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飛速變化,今天黑還是黑,也許明天黑就是白——這個世界就是這么荒誕。但唯一不變的,我希望大家永遠不要被情緒沖昏頭腦、放棄了人文主義的光輝——永遠抽身事外保持獨立思考的理性,以及永懷對人的惻隱之心。

      ——?小西天浪味仙
      經作者同意,轉載此回答。

      小喇叭認為:祖國強大崛起這已是事實,我們有底氣去回應不良挑釁,同時,避免自己成為謾罵者、憤世嫉俗的樣子,“強大之后,我們應該如何處世”也同樣值得思考。祖國正在越來越好,也相信在文化自信這件事兒上,我們的努力正在改變世界對中國的態度。最后,對祖國和各位花朵們送上祝福:國慶快樂,中國,加油!

      原文始發于微信公眾號(街舞活動小喇叭):日本知名舞者Issei“道歉事件”之后,這個問題值得思考

      本文由來源 街舞活動小喇叭,由 HiTao 整理編輯,其版權均為 街舞活動小喇叭 所有,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 嘻哈中國 對觀點贊同或支持。如需轉載,請注明文章來源。
      18

      發表評論

      经典AV视频在线电影